既不好看也不有趣
 
 

【忘羡】有意07 (完结)

※现代设定,HE

※完结啦!一口糖吃好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这一刻魏无羡觉得有什么死了七年的东西突然活过来了。

 

回去的路上他始终觉得坐立不安,给蓝忘机去了不下二十个电话,对方却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蓝曦臣在身边稳稳地开着车,不时好笑地转头看他一眼,一脸了然。

 

“……你别再看我了!”魏无羡觉得自己的脸马上就要烧起来了,再多被看一眼就会爆炸。

 

他懊恼地继续拨通、停顿、挂断,拨通、停顿、挂断,脸色越来越古怪,恨不得立刻拉开车门下车跑回去。

 

“……别急。雨下得大,或许是没信号。”似乎是看穿了他荒唐的心思,蓝曦臣把雨刷调到最大档,一边注视着前方的路况一边出言安慰。

 

车内播放着舒缓的广播,主持人低沉的声线让这个密闭空间内的气氛稍稍缓和了几分。车里开着暖风,温度高得让魏无羡的脸颊呈现出一片不自然的晕红,而外面下着雨又湿又冷,车窗上逐渐凝了一层水汽。

 

魏无羡把三角区的水雾用手抹开,想了想又多擦掉了一片。他盯着玻璃窗上自己朦朦胧胧的倒影出神,握在手心里的手机被无意识地攥得更紧。

 

车辆缓缓驶入市区,窗外是熟悉又陌生的景色。

 

 

十年前,他从没想过自己的生命里会出现那样一个人,明明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一点一点靠近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暖化他。

 

七年前,他第一次经历人生中巨大的波折,第一次喜欢上什么人,第一次被家人所厌弃,第一次被最在意的人毫不留情地丢弃在原地。

 

四年前,他以为自己已足够成熟,足够强大到不会再受到那段过往的役使而变得失去理智。而他的冷静在上千个日日夜夜的折磨中溃不成军,只能伪装那道伤口已经愈合,自我安慰这一切总会过去。

 

而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这么多年来,那个人也和自己一样胆小且不安着。

 

 

雨渐渐停了。他跳下车的时候急匆匆的,车门夹住了围巾下摆也没有发现。跑出一步之后被硬生生扯了回来,魏无羡狠狠一拽就扯掉了两根流苏的线,他也没在意,满脑子都是要上哪去堵人。

 

蓝家大门都快被他砸烂了,里面依旧没有回应。他跌跌撞撞跑到街上,一边拼命给人打电话一边没头没脑地乱转。从蓝家到自己家的距离并没有多远,他却觉得走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家里,楼下,仍然找不到。

 

小区门口经常光顾的小饭店里,老板娘站在店门口和人聊天,看到他急匆匆跑过的身影,连忙出声喊住:“小魏呀,什么事这么急?”

 

魏无羡垮着一张脸,一边播手机一边气呼呼地道:“阿姨,我把我老婆气走了,他现在不接电话,我找不到他了。”

 

“哎呦,那可惨了,”老板娘一时忘记问他哪来的老婆,一脸紧张地捂了捂心口,“你做了什么坏事呀,快去给人家道歉!”

 

魏无羡哭笑不得:“我,我误会他,还惹他生气。可是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怎么道歉啊?”

 

阿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怎么这么笨啊,她经常去的地方是哪里?特别喜欢逛的商场、特别喜欢吃的餐厅之类的?”

 

经常去的地方……喜欢吃的……太阳穴隐隐一跳,魏无羡抓着手机拔腿就跑,老板娘又说了些什么也没听到,被他远远甩在身后。

 

一路不停歇地又跑回了蓝家,路面上湿漉漉的,到处都是泥泞的积水,溅得魏无羡裤脚上都是泥巴,头发也跑得乱糟糟的,鼻尖冻得通红,看起来好不狼狈。

 

他气喘吁吁地跑着,忽然放缓了脚步。

 

岔路口再前面一点的那个冰淇淋店这么多年还一直开着,店面小小的,窗口也小小的。大概因为是在冬天,生意并不怎么好,只余窗内亮着一盏灯,门窗都紧闭着,生怕室外的凉气渗透一点点进去。

 

路边坐着一个人,手指尖都冻得有些红了,像个小孩一样在舔着手里的冰淇淋。

 

一个巧克力球,一个香草球,因为这家店只有这两种口味。

 

蓝忘机的脸颊有些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冷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捏着手里的蛋筒,盯着冰淇淋球很认真地看,然后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口。

 

尝了尝,味道似乎不错,于是又舔了一口。

 

魏无羡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他眼底发酸,看着这幼稚的一幕却忍不住轻笑。

 

大概是听到了这声笑,蓝忘机回头,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们两个人就这么隔着几米的距离对望,直到魏无羡主动迈开几步坐到他身边,蓝忘机的视线也没有从他身上挪开。

 

“冰淇淋好吃吗?”他笑着,语气轻快地问道。

 

“嗯。”对方也诚实地回答了。

 

“那我从前要带你来吃的时候,你怎么就是不吃呢?”

 

“以后不会了。”

 

魏无羡隐约觉得面前的蓝忘机有些不对劲。他把脸凑近了些,鼻尖贴上对方冰凉的鼻尖,果然嗅到了一丝淡淡的酒味。

 

这家伙居然喝酒了!

 

而还未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对面的人却显然是误会了他这一举动的真正目的,轻轻俯下了脑袋,唇瓣就这么压了上来。

 

啤酒苦涩的清香,以及冰淇淋甜腻的味道,都随着舌尖的推挤通通送入他的口中。

 

魏无羡感到一阵晕眩,眼下的情况却不容他再思考太多,即使脑内一阵混沌,本能反应也让他试着扬起头加深这个吻。

 

原来人的唇可以这么软这么甜,原来和喜欢的人接吻的感觉可以这么好。

 

眼底的那股酸涩感终于弥漫到四肢百骸。魏无羡只觉得四肢酸困头脑昏沉,软软的提不起力气。直到感觉彼此之间的空气变得稀薄了起来,他才不那么用心地推了推蓝忘机,对方也顺从地从他口中退了出来,末了不忘在人下唇轻轻咬上一口。

 

“高中毕业聚餐的那晚,你给我的答案,”魏无羡不断低喘着,努力控制着身体的颤抖想要把字咬得更清晰一些,“再告诉我一次吧……”

 

迎接他的是比上一个更加激烈而绵密的吻。

 

他稍微挣扎了一下就顺从地张开了嘴巴,伸长手臂勾住了蓝忘机的脖颈。

 

反正往后有那么多的时间,再让蓝忘机一遍一遍地重复给他听也不迟。

 

他用仅剩的理智这么思考着。

 

 

好不容易一路跌跌撞撞地进了蓝家,刚把门关上,蓝忘机就迅速把人压到门上开始作恶。厚重的冬衣让二人的动作变得不那么灵敏,蓝忘机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魏无羡的耳垂,努力抑制住体内不断翻涌的燥热,暂时分开粘在一起的身体开始给两个人脱衣服。

 

我这是捡了一条狗吗!大衣被随手扔在地上的魏无羡又好气又好笑地想着,半推半就地被人扒了衬衣的领子就开始在锁骨上啃,所及之处皆是一片红通通的咬痕。

 

魏无羡双手环抱住蓝忘机的脖颈,手指无意识在对方后颈处的发梢轻轻摩挲着,这样亲昵暧昧的举动更加助燃了身上人的火焰。

 

蓝忘机的双手像是有魔力,触摸过的地方都腾升起灼热的快意。意识迷蒙间,魏无羡挣扎着扶住了玄关处的台面,视线流转,忽然瞥到了茶几上散落的啤酒罐。

 

他还醉着,一点也不清醒。

 

意识到这一点后,魏无羡忽然停下了不断扭动的身体。他双手捧起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强制性地把额头贴上对方的。

 

被打断了的人和他四目相对,即使近得难以聚焦,魏无羡也还是从他的眼底读出了一丝委屈。

 

忽然蓝忘机倾身上前,轻轻啄了他一口,然后放开了钳制住魏无羡后腰的手。

 

魏无羡弯了弯嘴角,猛地发力,额角撞上了蓝忘机的额间。

 

短促的抽气声后,被撞的人晃晃悠悠蹲了下去,手掌按在额头上不住地揉着。魏无羡满意了,换了鞋,把人从地上拉起来之后扔到了拐角的沙发上。

 

“酒醒了?”

 

“……嗯。”

 

坐在沙发上的人捂着额角抬眼看他,却在视线触及到对方大敞的领口间遮掩不住的红痕时有些局促地转移了视线。

 

“对不起。”

 

魏无羡刚在他身边坐下就听到这么一句。蓝忘机偏过头去没有看他,耳根微微有些泛红。

 

他忽然觉得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抓了一下,不疼,却很难受。

 

“蓝湛,你我之间,永远不需要说这句话。”

 

那个人依然保持着克制的距离,回过头静静地看着他。被那双颜色浅淡的眼睛盯着看,魏无羡忽然觉得有点委屈。

 

“你哥哥都告诉我了。”他瘪瘪嘴,小声地开口。

 

不出所料,面前的人身体一僵。

 

“……兄长他……”

 

“他要是不告诉我,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魏无羡深吸一口气,打断他的话,“他还说你一点也没有进步,我看他说得没错。”

 

蓝忘机摇摇头:“你等了我七年,我想……我也可以等,七年,十四年,甚至更久。”

 

“蓝湛!”本来还很有些旖旎的气氛,魏无羡却被气笑了,“你傻不傻,七年,还十四年……我都要变成大叔了好吗!”

 

他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嘴角咧开,牙齿白白的,嘴唇还带着点刚刚被吻过的红肿没消退。蓝忘机恍惚看到了另外一张更年轻、更青涩的面庞,也曾是这么肆意地笑着,像一个小太阳一般闪闪发光。

 

 

——“蓝忘机,我叫魏无羡。你真好看,我放学能和你一起回家吗?”

 

 

那张充满了青春气息的面孔和眼前这张笑意盈盈的脸庞重叠,岁月好似从未在那上面留下过痕迹,仿佛他们都还年轻,还会有很好的、无限光明的未来。

 

宛如得到了特赦一般,蓝忘机终于敢伸出手去把人揽过来,紧紧抱在怀里。

 

 

很多年前他们就心存疑虑,不断地小心试探,谨慎地保管着内心战栗的喜悦,又因为岁月的琢磨逐渐将这份喜悦化为了不安。然而很多年过去了,有些东西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或磨损,留下来的那些仍然没有丝毫改变。

 

无所谓幸运或不幸,他们都感激着这份从未失去,时至今日依然可以紧紧牵住彼此的手,然后再也不放开。

 

 

 

 

END


25 Jul 2016
 
评论(22)
 
热度(379)
© 三年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