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好看也不有趣
 
 

【忘羡】有意06

※现代设定

※快完了快完了,蓝大助攻上线~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魏无羡带着一次性手套,捏着一段麻辣鸭脖边啃边看电视,桌子上三三两两扔着油晃晃的塑料袋和啤酒罐,有满的有空的。面前的平板上正播放着某综艺节目,他看得起劲,桌角的手机忽然叮咚一声。

 

温情:周五晚上电影约不,叫上江澄。

 

魏无羡扫了一眼微信,勉强用没怎么沾到油的小指按住语音键,一边瞄着平板一边嚼着嘴里的肉含混不清道:“不约,看电视呢别打扰我。”

 

对方秒回:行行行。

 

又安安静静看了会儿综艺,正被剧情逗得直乐,手机又响,蓝思追。

 

蓝思追:前辈前辈,有道题不会做,我拍照发给你,能帮我看看吗?

 

还没等对方的图片传过来,魏无羡又是一句语音发过去:“思追乖,哥哥有事,问同学去吧么么哒。”

 

蓝思追:[图片]

 

蓝思追:……好吧,那我不打扰你啦。

 

魏无羡嫌烦,把手机推得远远地,用掌心一起捧着易拉罐朝嘴里灌了两口,又从手边的塑料袋里捏出一块新的鸭脖继续啃。

 

啃着啃着,手机又响了。

 

他吸着骨头不满地皱皱眉,远远瞄了一眼屏幕,然后迅速把吃了一半的骨头吐出来,摘掉两片油乎乎的手套,从手边抽了一张纸出来仔细擦了擦手指,暂停了节目之后拿起手机开始敲字。

 

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江澄:“……”

 

“蓝忘机吧。”

 

“江澄,老师没教过你ji读音的字后面不能连着ba吗?”

 

“你哪儿有毛病?”

 

江澄撑着额头觉得头疼,翻了个白眼继续低头看数据。魏无羡握着手机敲敲打打,按键声响了好一会儿才停下。

 

他把手机扔在桌上,整个人向后仰去,闭着眼睛伸了个懒腰。江澄抬头瞥了一眼亮着的屏幕。

 

蓝忘机:周末还可以来辅导思追吗?

 

魏无羡:不了。

 

感情打了半天的字就回复了俩。江澄抽了抽嘴角,拒绝人拒绝得这么干脆利落,对方还是那个蓝忘机,这一点也不魏无羡。

 

他有些犹豫地开口:“你……”

 

魏无羡伸够了懒腰,觉得自己好像又长高了几厘米。他舒坦地晃晃脚尖,打断了江澄的话:“今朝有酒今朝醉。澄澄,跟魏哥哥去看电影不?”

 

 

最终江澄也没和魏哥哥一起看成电影。周五临下班前公司出了点状况,江澄被秘书一个电话叫走了,临走前温情和魏无羡二人拎着三杯热奶茶充满怜爱地看着他,江澄咬了咬牙,一把抢走了自己的那一杯,然后扭头就走。

 

“江澄这家伙真是太惨了。”魏无羡吸着放了双倍糖的红豆奶茶,双手圈在杯子上,晃晃悠悠地走着,无不遗憾地摇摇头。温情在旁边检查着电影开场的时间,催促他快走。

 

“平时也难见他加几次班,今天真是挺意外,”温情感慨一句,瞥了身后的魏无羡一眼,一脸嫌弃地道,“你能爷们儿点吗,喝个奶茶还双手捧。快快快要进场了。”

 

“我冷。”魏无羡朝她做了个鬼脸。

 

散场时已经有些晚了,二人一边讨论着剧情往外走,一边商量着是直接回家还是找个餐厅再吃点宵夜什么的。温情路过洗手间说要进去补个妆,魏无羡就拎着两杯没剩多少的奶茶站在门口玩手机。

 

身边经过两个女孩子,年轻漂亮,身上穿着熟悉的高中校服。两个人挽着手臂嘻嘻哈哈往出口走,魏无羡在一边隐约听到了其中一个晚上要去另一个家过夜。

 

“年轻真好。”他小声感叹了一句。谁知二人耳朵灵得很,转身就瞄准了刚刚说话的魏无羡,其中一个还大大方方地朝他笑了一下。

 

“哟,学妹好,真巧,我以前也这个高中的,”宝刀未老,魏无羡撩起小妹妹的功力不输当年,“我怎么没晚几年上学啊,不然就能和小美女们同届了。”

 

女孩子们咯咯直笑,随便聊了几句电影相关的话题,其中一个忽然道:“学长,等女朋友呢?”

 

二人对视一眼,促狭地笑了笑,魏无羡扬了扬手里的杯子,没有多解释什么。正巧温情从洗手间出来,高跟鞋哒哒哒敲着地面的声音清脆利落,一手捞过自己那杯奶茶,不怀好意地揶揄道:“我补个妆的功夫就撩上了?”

 

小学妹急忙解释了几句,温情哈哈大笑,说那挺巧,你们还算校友,要不要一起吃顿宵夜再走啊。其中一个女孩子连连摆手:“不了,我们还是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啦。”

 

温情好笑地道:“谁跟你说我们是情侣了啊?你们学长呀,”她朝二人挤了挤眼睛,“心里有人了,男人。”

 

女孩子们发出短促且意味深长的惊叹声,随即一脸了然的表情。魏无羡翻了个白眼冲温情直嚷嚷别教坏小孩子。

 

“哪能啊,你看给她们激动得。”温情用胳膊肘撞了撞魏无羡,小声地回嘴。

 

“学长,那你现在追到你喜欢的那个人了吗?”女孩神秘兮兮地问道。魏无羡还没有什么反应,温情先抖了抖嘴角,打哈哈道:“隐私哈,隐私,这种害羞的事情怎么能随便问呢?”

 

倒是当事人一副没脸没皮的样子,笑眯眯地道:“没呢,哥哥追了七年啦,也不差再久一点。”

 

温情愣了一下,看向对方,魏无羡却已经和那两个女生嘻嘻哈哈讨论起了别的话题。

 

最后道别时,她们还拍拍魏无羡的肩膀跟他说加油。

 

魏无羡哭笑不得地看着两个年轻有活力的女孩子蹦跳着越走越远,温情站在他身后笑得腰都直不起来,在他转身怒视时又恢复一脸严肃,正经地问他要不要去哪喝一杯再走。

 

“不喝了,你还开车呢,”魏无羡有些泄气地抓抓头发,“去你办公室吧,我睡一晚。”

 

 

那天晚上温情给魏无羡做了套简单的催眠,他蜷成一团睡得很熟。温情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把灯关掉,只余电脑屏幕散发的微弱光线。

 

黑暗中,被调成静音的手机屏幕亮起。

 

江澄:他睡了?没喝酒吧。

 

温情:刚睡,没喝,在我办公室呢。

 

魏无羡是温情办公室的常客,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他心里一不痛快就爱往这儿跑。面对老友,他不需要有什么负担,也不用多说话,只是躺在床上拉上窗帘,昏昏沉沉地睡一觉,第二天就又能恢复成从前活蹦乱跳的样子。

 

潇洒到不行的样子。

 

七年好像是一道坎,等待他跨过去,那之后就是如释重负的晴天。他在跟自己熬,幼稚得像年轻时候通宵玩游戏,杀得眼睛通红也不愿意离开,直到耗尽自己的最后一滴血和敌人同归于尽。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不知道这笔买卖划不划得来。

 

 

 

自那天之后,魏无羡就没有再和蓝忘机联系过。本来也就不是应该有什么交集的两个人,他继续做回清闲自在的小老板,偶尔去店里蹭一杯酒喝,心情不好就上台摘了话筒唱两句,唱得台下的小姑娘疯狂地边掉眼泪边喊再来一首啊再来一首,魏无羡就听话地再来一首,然后挥着手臂毫无留恋地下了台。

 

他再也没有去特意关注过那个人的动向,自认为日子过得十分舒坦。

 

江澄依旧是那个暴脾气,偶尔周末小聚,见他要喝酒就骂,吃糖也骂,给魏无羡烦得不行。他左耳进右耳出,没事人一样,抓抓金凌肉呼呼的小手,捏在手里玩了一阵,又听得一句“不许欺负我外甥”。

 

说得好像不是我外甥一样。魏无羡在心里默默地腹诽,接过江厌离手上的莲藕排骨汤,又笑得牙不见眼。

 

“小心小心,很烫的。”江厌离在一边叮嘱着,眼睁睁看着魏无羡烧着嘴咽下一口汤。

 

“姐,金子轩又出差啊。”魏无羡不住地给嘴巴扇着气,口齿不清地问道。

 

“是呀,这阵子忙,”江厌离给金凌拿好了小勺子,又把碗搁得离人近了些,“我一个人在家实在无聊,只能带着阿凌来这里住些日子。”

 

魏无羡咬着排骨吃吃地笑:“没事儿,江澄孤家寡人太寂寞,有人陪着多好。”

 

“信不信抽死你。”江澄瞪了他一眼。

 

气氛和谐地吃完了一顿饭,江澄去厨房洗碗,金凌在爬沙发玩,魏无羡就瘫在一旁的沙发上看他爬高爬低。

 

“阿羡,”江厌离抚了抚衣摆,在魏无羡身边坐下,有些冰凉的手抚上魏无羡的手背,“你和蓝……”

 

“姐。”

 

魏无羡稍稍歪倒身体,仰躺在沙发上自下而上的看着她。江厌离被打断也没有生气,而是攥紧了握着他手背的手。

 

“姐,我不开心。”

 

他眨眨眼睛,小声地说道。

 

 

江澄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魏无羡已经走了。他一边擦手一边随口问道:“怎么走这么早?”

 

江厌离看着他,若有所思地道:“是被一位蓝先生打电话叫走的。”

 

“……蓝忘机?”江澄愣了一下。

 

江厌离摇了摇头。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无羡,你有时间吗?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魏无羡道:“什么地方?”

 

蓝曦臣却避而不答,只说在他家楼下等他。

 

驱车一路向西,他们逐渐远离了市中心。四周的景色已经变得有些荒凉,天空黑压压的,像是要下雨。

 

一向温和有礼的蓝曦臣今天却并没怎么说话,也没有太多的笑容出现在脸上,只是专心致志地开车。魏无羡坐在一旁,偷偷打量起他的侧脸,不得不说这两兄弟长得确实有八分相似,蓝曦臣不笑的时候,和蓝忘机真的很像。

 

不知不觉总会想起那个人。

 

车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下车的时候已经开始飘了些雨丝。蓝曦臣递给魏无羡一把伞,没有多言,只是轻轻说了一句“走吧”。

 

待雨真正开始下起来的时候,他们才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墓园在冬雨淋漓中显得安静无比。

 

魏无羡撑着黑色的伞,满腹疑问无人可说,只得按耐住心中的想法,一步一步跟在蓝曦臣身后。

 

“这是我父亲。”

 

他们在一座墓前站定,台阶上摆着几束花,被细雨浸润的石碑也没有灰尘的痕迹,看样子被人打理得很好。蓝曦臣撑着伞,隔着雨帘静静地望向眼前的墓碑。

 

“——也是忘机的父亲。”

 

魏无羡忽然感到有些耳鸣,几乎听不清蓝曦臣在他身边说了些什么。

 

“他久病缠身,在七年前过世了。”

 

蓝曦臣叹了口气,缓缓地道:“有些事情,忘机不会说,而你也不愿去问,索性由我来开口吧。七年前我们突然举家搬迁,就是因为父亲病重,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

 

“我还记得高考前,忘机来找我商量考学的事情,他执意要去A大。叔父本来想让他出国,也被他拒绝了。我能看出他很坚持,便也说服叔父同意他的想法,结果天不遂人愿,”蓝曦臣苦笑一声,“最终他还是在国外完成了大学学业。”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忘机有了喜欢的人,”蓝曦臣看了一眼魏无羡握着伞柄握得有些发白的指尖,轻轻叹了口气,又移开目光望向远处朦胧的天际,“他心里有了想法,其实都会表现在脸上,只是他不愿意说,我也没有问过。”

 

魏无羡的声音有些发颤:“我以为……他当年不辞而别,是因为我把他吓跑了。”

 

蓝曦臣失笑,却并无责备的意味:“他很后悔,没有早点和你说清楚,也没能及时告诉你这些事情。不过你看,就算是到了今天,他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呢。”

 

魏无羡无声地弯了弯嘴角。

 

雨下得不大,却让干燥的空气多了几分潮湿的意味。蓝曦臣弯腰,轻轻抚弄了几下墓碑前摆放的花束,让水珠更多更充分地渗透进枝叶中。

 

他的声线平淡温和,像是在讲一个遥远的故事。

 

“那天忘机在病床前跪下,和昏迷中的父亲说,他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很好,特别好,很喜欢笑,也很喜欢他。

 

“他抛下那个人独自来到了这里,不只是为了陪伴父亲,也想把那个人的事情讲给他听。

 

“忘机断断续续地说完之后,昏迷了很多天的父亲睁开了眼睛,被忘机拉着的手也轻轻回握了他一下,然后笑了。

 

“他听到了,”蓝曦臣注视着眼前青灰色的墓碑,近乎无声地呢喃,“他都听到了。”


24 Jul 2016
 
评论(7)
 
热度(263)
© 三年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