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好看也不有趣
 
 

【忘羡】有意05

※现代设定

※洒了满满一章狗血

※师姐出场,师姐真是好姐姐啊呜呜呜pup顺便一不小心把江澄写得太帅了怎么办……

※前文 01  02  03  04 





05

 

 

 

下午辅导完蓝思追的功课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小孩子不好意思再赖在蓝忘机家不走,于是匆匆忙忙收拾了书包,连声给二人道谢之后就赶着要回家。

 

冬天天黑得早,才六点刚过,天边已是灰蒙蒙一片,像是笼着一层黑烟。魏无羡在门口换鞋,穿上衣服去送蓝思追,瞥了一眼还在厨房准备饭菜的人,鬼迷心窍地拽走了蓝忘机的大衣披在身上。

 

“呜哇,冻死了。”他刚走出门就惨叫一声,双手不自觉裹紧了衣服的前襟。厚实的羊绒大衣确实起到了很好的保暖作用,比自己衣服稍大一号的size也刚好把人裹了个严实,密不透风非常暖和。

 

“魏前辈,送到这里就行了,”乖巧懂事的小孩有点害羞地顿住了脚步,他们刚出了大门走过路口,前面就是公交车站牌,“有趟车直达我家,很方便的,你快点回去吧。”

 

“不急不急,反正我也没事,蓝湛的饭还没做好呢。”魏无羡吹了声口哨,大大咧咧地半倚在公交站牌上,双臂抱在胸前,厚重的鞋跟轻轻敲打着地面。

 

一时间无话,两个人都沉默地等着车。附近安安静静的没什么人和车经过,唯一的声响就是魏无羡算不上有节奏的鞋跟摩擦地面的声音。

 

“找到了魏前辈,二哥他一定很开心。”蓝思追忽然轻轻地说道。

 

“嗯?”魏无羡其实听清了,但却一时半刻没反应过来。

 

蓝思追扬起白净的小脸,表情异常认真,比下午听数学题的时候还要更认真一点:“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因为蓝先生的事情,大哥和二哥都特别累。大哥爱笑,可是那一年我几乎没有见他笑过。”

 

“蓝……先生?”

 

“我时常见到二哥对着手机发呆,”没有解释魏无羡的疑问,似乎是回想起了不好的事情,沉浸在自言自语中的小孩,连眉眼都变得不开心了起来,“那个时候我太小,什么也不懂,二哥就只是摸摸我的头不说话。即使他从来都不爱笑,我也能看得出来,那时候的他真的很伤心。”

 

“后来我要上学,叔叔就把我送回国了,之后很多年都没有再见过二哥,”蓝思追咬了咬下唇,语气颇有些委屈。

 

“可是,他今天真的非常开心!”

 

开……心?

 

魏无羡听得断断续续有些不明就里。他回想起下午共处的时候,蓝忘机好像也没什么事,思追在餐桌旁听他讲课,蓝忘机就端着一杯茶坐在一旁,手里拿着手机滑来滑去。

 

他偶尔能感受到对方投来的视线,扭头看过去时那个人依然是那副专注于手机的样子。

 

魏无羡遇到一道偏怪了点的题,踯躅间,桌子对面那人就轻飘飘道出答案。

 

喂,说好的我来辅导呢。

 

彼时的蓝忘机,忽视掉魏无羡投来的愤怒的目光,默默把半张脸都遮挡在洁白的茶杯后面。他隐约看得到水汽氤氲中那个人弯起的眼角。

 

是很开心的吧。

 

即使是朝夕共处了三年,魏无羡也鲜少见到那个人脸上出现此般柔和的表情。蓝忘机就像一块通体冰冷的玉,坠入凡尘,难以接近,就算捂在怀中大概也无法令他沾染上温度。

 

七年前,他使出浑身解数,都不曾走进那个人的内心。

 

七年后的现在,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小朋友乘着公交车走了,临走前兴奋地坐在窗口处朝他挥手。魏无羡也笑着朝他摆摆手,一路目送他远去。

 

魏无羡心里有事,路就走得慢了些。他总觉得自己从蓝思追那里窥探到了一些隐情,但又断层且不成章节,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而真要让他开口去问,恐怕也无从问起。

 

直到按响门铃,他都觉得这一切一点也不真实。

 

开门的自然是蓝忘机。他淡淡地扫了一眼穿着自己的大衣的人,后退一步腾出空间让人走进了屋子。蓝忘机仍然围着围裙,临出门前魏无羡还嘲笑了他一番,总觉得这样一个谪仙般的人就不应该去沾染人间烟火。

 

蓝忘机搭配碎花围裙,虽然有着满满的违和感,但其实感觉还不赖。魏无羡眯着眼睛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笑眯眯地进了屋。

 

嗯,以后也要给家里添一条一样的围裙,他做饭,我洗碗扫地拖地擦桌子。

 

菜早已炒好端上桌,粥在锅里保温。魏无羡去换衣服洗手,待他在餐桌前坐好,蓝忘机刚好端着盛好的粥从厨房走了出来。

 

“哇,二哥哥可真贤惠。”他接过其中一碗,忍不住调笑起来,对面的人一脸淡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魏无羡美滋滋地盯了一会儿那人处变不惊的侧脸,这才拿起筷子打算开动。

 

然后眼前一亮。

 

水煮牛肉,辣子鸡,麻婆豆腐,除了一盘看起来十分讨厌的青菜,其余菜色皆是红通通一片,看得人食指大动,口水横流。

 

饿极了似的随手抄了一口肉扔进嘴里,入口麻辣鲜香,是不输给任何高档餐厅的美味。魏无羡好久没在家吃到过这些菜了,开心得恨不得把盘子都扒到自己面前。

 

“太太太太好吃了——快,你也尝尝!”

 

他夹了一筷子鸡肉递到蓝忘机的碗里。鸡肉上粘着酥脆的干辣椒段,会吃辣的人才知道这辣椒甚至比鸡肉还要美味。魏无羡乐得自己又专门挑了一块吃,正要夹第二口,只听对面那人轻轻咳嗽两声,然后默默端起面前的水杯一饮而尽。

 

“……”魏无羡有点吃惊,“你……不能吃辣?”

 

“不能。”

 

对面那人脸也不红,淡淡地回答道,仿佛刚刚被辣得喝了一整杯水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他握着筷子的手一抖,夹菜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蓝忘机并没有在意他的反应,而是依旧保持着优雅的进食姿势。魏无羡这才仔细观察了一下,除了自己夹给他的那一块鸡肉之外,蓝忘机一直都只吃青菜,偶尔才夹一块不算太辣的豆腐吃。

 

“你……”

 

他张了张口,忽然觉得说什么都很尴尬。

 

他从来都没有问过蓝忘机的口味和习惯,那个人也没有问他,但好像就是知道。魏无羡爱吃辣,极辣极重口的菜最佳,连江澄这么能吃辣的人,在尝过魏无羡做的菜之后也是撂下筷子就想骂人。蓝忘机……似乎真的和他不是一种口味,倒不如说正好相反。然而他还是能安安静静面不改色地吃掉魏无羡夹给他的辣椒,甚至还有……那一天堆成小山的麻辣虾。

 

“蓝湛。”

 

魏无羡轻轻放下筷子。

 

“那天晚上在语音里,关于我说的那些话……你的答案是什么?”

 

坐在对面的人睫毛颤了颤,缓缓抬起头。四目相对,魏无羡没有忽略掉那个人眼底一闪而过的痛色。

 

“魏婴,”蓝忘机开口,一字一顿,“这些事情,你从来都不记得。”

 

 

之后,无论魏无羡再怎么试探,蓝忘机皆是缄口沉默不答话。两个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吃完了晚餐。

 

一整晚的的气氛都很诡异,诡异到魏无羡吃完饭躲到卫生间给江澄发信息。

 

魏无羡:啊啊啊啊啊江澄救命啊救命啊快来蓝忘机家接我!

 

江澄:……

 

江澄:他怎么你了还是你怎么他了。

 

魏无羡:没怎么!就是很尴尬!我一秒钟都呆不下去了快接我回去!

 

江澄:傻逼。

 

然后扔了手机就不再回复了。

 

下午被发小狠心抛弃的竹马先生J并不想去拯救竹马W。他独自在沙发上烦躁了好一会儿,一不小心压到了正在熟睡的金凌。

 

后者很不给面子地大哭了起来。

 

江厌离闻声从卧室跑出来,就看到自己的弟弟正手忙脚乱地抱着小孩哄,动作却僵硬得不得要领。她哭笑不得地接过江澄怀中的人,手法熟练地哄了一会儿,金凌这才不哭了,只是小脸蛋儿上还挂着泪珠,一双黑又亮的大眼睛气冲冲地瞪着自己的舅舅。

 

金凌:“舅舅讨厌!”

 

江澄:“……”

 

江厌离笑眯眯地看着这舅甥俩,完全没有阻止自己儿子的意思。待三岁的小金凌被妈妈放在舅舅的脖子上骑大马之后,这才破涕为笑,开心了起来。

 

江澄抓着小孩藕段似的白嫩小腿,有些心不在焉地把人颠来颠去。

 

“是阿羡吗?”江厌离柔声问道。

 

江澄瑟了一下,没出声。姐姐对他们俩的相处模式了如指掌,一个眼神一张表情就能轻易分辨出二人闹了什么矛盾。

 

“魏无羡在蓝忘机家,让我接他回去,”江澄看了一眼窗外黑乎乎的天空撇了撇嘴,“大晚上的麻烦死了,谁爱去谁去。”

 

江厌离笑道:“嗯,知道你爱去,快去吧。”

 

“……”

 

陪金凌玩了一会儿,把人又哄睡了之后,江澄起身换了件衣服,抓起车钥匙准备出门。

 

“阿澄?”江厌离关了客厅的灯,只留下走廊那盏,昏黄的灯光柔和地打在二人身上。她犹豫了一下:“如果……阿羡不喜欢,待在那里不开心,你就把他带回家。”

 

江澄换着鞋,别别扭扭地模仿江厌离的语气回嘴:“只要阿羡开心就好,对不对?”

 

江厌离笑了:“要阿澄和阿羡都开心才好。”

 

 

江澄家离蓝忘机家有点远,等他开车赶过去的时候,魏无羡已经困得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和蓝忘机打了声招呼,江澄气哼哼地把人扛起来,一只胳膊架在肩上,准备拖走这只熟睡中的猪。魏无羡懒洋洋地眯着眼睛,毫不客气地把身体的重量尽数压在人身上,自己偏偏还腿软得不行,走两步绊一下。

 

气得江澄恨不得把人扔在路边一睡到天亮。

 

一路跌跌绊绊行至车库,江澄刚拉开车门把人扔进去,魏无羡就仰头继续呼呼大睡,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瞌睡劲。他帮人调整了一个相对舒服些的姿势,关上车门,转身看向身后的人。

 

蓝忘机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

 

江澄没打算和他多说半句话,径自绕开,走向驾驶座,却被人拉住了胳膊。

 

“放开。”一点也不客气的语气。

 

“最后聚会那天晚上,魏婴喝醉了。”蓝忘机没头没尾地开口。

 

江澄冷笑一声:“喝醉了,怎么了?没听到你说的那些话很遗憾?蓝忘机,当初和别人信誓旦旦约好的人是你,说走就走的也是你,怎么全天下的理都被你占了?”

 

他一字一句,声音压得很低,却清晰无比。蓝忘机攥着江澄的手不由地颤了一下,力道已不再像刚才那么理直气壮。

 

“魏无羡要和你考同一个大学,听你说要考A大,那家伙便也冲昏了头脑要和你一起去,结果呢,”江澄讥诮地弯着嘴角,任由他拽着自己不放开,“我妈讨厌他不是一天两天了,正好,给了她一个完美的借口。本来魏无羡要是考去了A大也就去了,就算我家和他断绝了关系,我姐也不会坐视不管,一定会想办法帮他交清学费让他安心读书的。”

 

“开学报到那天他没去,自己收拾东西玩失踪去了。”

 

蓝忘机的眼睛倏地睁大了。

 

“失踪,你知道什么意思吗?连我都找不到他!那家伙把电话号码银行卡全换了,不知道跑到了哪里。过了三年之后回来,身边跟了温宁,这才算是重新开始稳定下来。

 

“我没有问过他那三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一个半大的少年,身上也没带什么钱财,自己一个人可能连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你说他过得能有多好?

 

“我妈?她当然没让他回家,我爸说尽了好话都没用,所以现在我爸妈在家的时候魏无羡从来不去我家。不只是因为从前种种,当然也有魏无羡临走前跟他们出柜的原因。”

 

蓝忘机哑着嗓子道:“我不知道……”

 

“他怎么会让你知道。”江澄低着头,忽然自嘲地笑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拂开了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蓝忘机,如果你不能给他答复,就别再伤害他了。”

 

抬起头,一向心高气傲的男人忽然红了眼眶。

 

 

倒车的时候,江澄瞄了一眼镜子,那个人远远地站在那里,看不清表情。

 

他没有犹豫地挂档起步,直直把车开了出去。拐上大路之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右边,发现魏无羡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正撑着下巴愣愣地看着窗外。

 

江澄有些不自然地抽了抽鼻子,莫名觉得有点心虚。

 

“冷吗?”他没话找话,把半开的窗户升上去了一点。

 

“江澄,谢谢,”魏无羡支着头看向他,认真地重复了一遍,“谢谢。”

 

“……神经。”江澄扭过头去不再看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却在轻轻地颤抖。



22 Jul 2016
 
评论(16)
 
热度(284)
© 三年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