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好看也不有趣
 
 

【忘羡】有意04

※现代设定

※回归正常时间线。温情思追出场~汪叽算是正式出场了吧OJZ

※感觉温情温宁江澄羡羡他们几个作为损友的关系还蛮好的

※前文 01  02  03





04

 

 

 

“所以你后来表白了吗?”

 

“嗯,快毕业那会儿。不过不是当面说的,是在电脑上和他语音的时候提起的。”

 

“哎哟,怎么这么酸呢,堂堂魏少秒杀无数少女芳心,没想到居然连表个白都能害羞成这样,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温情一脸“你居然是这种魏无羡”的表情,边摇头边从随身的手包里摸出了一包烟,被魏无羡一眼瞪过去,又状似无辜地把烟收了起来。

 

“然后呢,成功了吗?冷面富少蓝忘机有没有接受你的表白?”她紧接着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幸灾乐祸地问道。

 

“……”

 

魏无羡有些挫败地抹了把脸。

 

“成功个屁,”不远处传来哒哒的脚步声,江澄握着一杯柠檬水走过来,把水杯啪地搁在魏无羡面前的桌上,然后大大咧咧地挤着温情坐下,“他刚说完,蓝二那边语音就掉线了,第二天才知道前一晚区域停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温情毫不掩饰地大笑起来。

 

“江澄你他妈……”魏无羡吸了一口柠檬汁差点又给吐出来,“酸死我了!你到底给我放蜂蜜了没!”

 

“没有啊,”江澄挑了挑眉一脸坦然,“少吃点糖吧,小心得糖尿病。我说你这酒吧行啊,服务生跟老板大大方方坐着偷懒,还指使客人给你端茶倒水。”

 

从一开始就安安静静缩在角落的温宁有些局促地站了起来,又被温情一把拉下坐好。

 

“你别管他!江晚吟你怎么这么多屁事儿,滚滚滚离我远点。”

 

江澄翻了个白眼:“还有你,大白天翘班,工资不要啦?”

 

温情扭头给弟弟顺了顺毛,不屑地撇撇嘴:“哦,虽然我是不如江总这么厉害,自家公司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过我的工作也是弹性很强的好吧?病人预约改下午了,上午没事,嫉妒不?”

 

温情是温宁的姐姐,心理医生,工作还算清闲,因此才经常挥霍大把时光和他们一同窝在酒吧里胡闹。江澄和温情不知为何总是不对盘,俩人一见面不出三句话就能吵起来,虽然都是磨嘴皮子的调侃。

 

魏无羡苦哈哈地端着一杯酸了吧唧的柠檬水坐在对面看这俩人斗嘴,不住地神游太虚。要不是温情早早就跟大家出了柜,这一点就燃的性格和江澄还真挺搭。

 

可惜我家澄澄单身二十五年了。他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对比起江澄保持恋情空白长达二十来年的不败记录,他魏无羡好歹也是曾经有过暗恋对象的,这么一想忽然有了一种质的优越感。

 

他忍不住又摆上贱兮兮的表情准备日常挖苦江澄几句,结果对面二人忽然停止了争斗,不约而同地盯着自己看了起来。

 

“……”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表白居然停电……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他真的很想把手里的柠檬水泼到面前这对狗男女脸上。

 

 

 

结束会谈已经过了饭点。温情下午两点的预约,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匆匆走了,说是要先回家一趟换身衣服,顺便画个工作用淡妆,结果被直男江澄鄙视了一顿。温情高贵冷艳地比了个中指,并不想和他讨论ARMANI405和YSL12的区别。

 

吃过饭,温宁在里面结账,江澄去取车,魏无羡叼着一罐酸奶站在大门口吸得正开心。远远的一辆黑色汽车安静地驶过来,在停车线内稳稳停好,之后从驾驶座内走下来一个人。

 

魏无羡眼睛都看直了。

 

前两天刚下过一场雪,路面上的冰才化完,怕冷的他里三层外三层穿得像只熊一样厚。而路对面正一步一步朝这个方向走来的男人穿着一件轻薄潇洒的长大衣,灰色暗纹的围巾在颈上绕了一圈,随意地打了个结搭在一侧肩膀上,相较之下的魏无羡显得极其笨重又毫无气势。

 

然而魏无羡是谁,即使确实是两天没洗头刚吃完饭嘴角的油渍还没擦的状态,傻呵呵地挤着一杯酸奶喝得吱吱响,此刻碰上了连前任都算不上的旧朋友,也依然能迅速绽放开一个毫无破绽的笑容。

 

“好巧啊蓝湛,你也来这家吃饭吗?”他把吸管咬出一个又一个浅浅的牙印,“这家水煮鱼特好吃,不过这个点可能厨房都下班了,不一定能做。”

 

呵呵呵。他到底在说什么。

 

魏无羡尴尬地维持着这个笑容与蓝忘机对视着。后者站在他面前,安安静静地等他说完。

 

 “……”

 

就在魏无羡打算假装自己是路人甲然后悄悄溜走的时候,蓝忘机伸出手来,轻轻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巧,我来找你。”

 

他开口。

 

 

蓝家的旧宅没变,仍然是那一栋,想来蓝忘机刚高考完就出了国,这间房子恐怕也没来得及处理或卖掉。

 

他们在地下停车场停好车,魏无羡跟在蓝忘机的身后,乖乖地随他进了电梯。

 

彼时僵在饭店门口,魏无羡本来想拒绝,刚要开口,蓝忘机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之后简单地回了几句,然后把手机递给了魏无羡。

 

“是兄长。”

 

兄长就是蓝曦臣。魏无羡撇撇嘴,这小正经真是十年如一日的死板,好好的哥哥不叫非要文绉绉地喊兄长。啊好想听他软绵绵地喊我一次“哥哥”啊……

 

“无羡?上次说我家小辈上学的事情可能需要帮忙,思追明年就要升初中了,想请你辅导他一下。”

 

“……”

 

“补课。”蓝忘机在一旁轻声解释道。

 

我?补课?魏无羡拼命地朝蓝忘机挤眉弄眼,想搞清楚这两个人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蓝忘机想了想,认真地道,“你数学比较好。”

 

有人当年理综状元+数学137分,谢谢那个人夸我数学好。魏无羡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然而温柔如春风拂面的蓝大哥的要求无法拒绝,答应过的事情也不好拂了人情。左右今天都没什么事,当了很多年甩手掌柜的魏无羡略微思索了一下,给刚出来的温宁交代了几句,转身就钻进了蓝忘机的车。

 

……好吧,他是存了那么点小心思的。

 

心里有鬼的魏无羡猫在蓝忘机身后跟进了家门。

 

家里有暖气,进屋之后二人就把外衣脱掉了。蓝忘机的大衣里面穿着薄毛衫套衬衣,一丝不苟的装扮看起来足够帅气,相较之下魏无羡则是在棉衣里面随随便便套了一件卫衣,搭配着他乱糟糟的一头短发,看起来就是个懒懒散散的形象。

 

魏无羡有些眼馋地又看了一眼衣架上压在自己衣服上的蓝忘机的大衣,自顾自地换了拖鞋,努力寻找话题试图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你们家的思追小朋友待会儿到是吧?”

 

“嗯。”

 

“哦,是你叔父家里的亲戚?”

 

“嗯。”

 

“哇啊,我还记得你叔父超可怕,之前想来你家找你玩,他居然吹胡子瞪眼把我赶出来了,说我不是好孩子不要带坏你。你说,我当年真的带坏你了吗?”

 

“嗯。”

 

“蓝忘机!”魏无羡好气又好笑,喊了他一声也没了下文。那个人从进门起就跟在自己身后,随着魏无羡的步伐一间屋子挨着一间屋子参观了起来。

 

魏无羡推开门,眼前这间正是蓝忘机的卧室。

 

“这一定是你的房间对不对,”魏无羡稍有些自豪地笃定地推测道,“你看,摆设这么简洁,墙是白色的床单是白色的衣柜也是白色的,怎么电脑也是白色的啊!你这个人真的很无聊,你还老是说我无聊……”

 

他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向窗台走去,洁白的窗帘款式简单,仅装饰着一些浅灰色的花纹。魏无羡随手拉开,向外望去。

 

独栋的小洋房,二楼的窗口外正对着一条不算宽的小巷子,看上去有些眼熟。

 

那是曾经他们放学时的必经之路。魏无羡总是喜欢把蓝忘机先送回家,再在家门口逗留一阵,直到蓝忘机被他气走之后,再嘻嘻哈哈地挥挥手,看着他走进家门。

 

就是这样一条小路,他来来回回走了三年,乐此不疲。

 

魏无羡蓦地安静了下来,手指无意识地轻轻攥住了窗帘的一角。

 

忽然,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打破了这阵沉默。

 

“每天……”那声音从身后传来,越来越近,近得仿佛声音的主人快要贴了过来,“每天我都站在这里,看着你离开。”

 

他瞬间睁大眼睛,浑身上下都僵硬了起来。

 

“你喜欢沿着路边走,喜欢在路口倒数第二棵树下踢走一颗小石头,因为那段距离刚好够它被直接踢到马路对面去。

 

“夏天的时候你偶尔会在路口前面的那个小店里买一支冰淇淋吃,有时候是巧克力味的,有时候是香草味的,因为那家店里只有这两种口味。

 

“再往前,走过了那个路口,人来人往,我就找不到你了。”

 

蓝忘机把手支在了窗台上。

 

“魏婴,这七年,我从来都没有找到过你。”

 

魏无羡的手捏着窗帘,力道大得仿佛要把那片布料撕烂一样。他整个人都被圈了起来,对方留给他的空隙很小,因此他只能努力绷直身体才不至于碰到那个人。

 

蓝忘机的话就像他高中时候每天都要踢一脚的小石块,一块一块砸进了他原本以为早就波澜不惊的大海里。

 

等待从来都不是单向的。

 

 

还差一点就要控制不住叫出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门铃响了。

 

魏无羡莫名感到松了一口气。身后的人一愣,随即迅速撤开了压在窗台上的手,转身走出了卧室。

 

他在屋子里听到开门声,交谈声,那个人的声音听起来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烦躁或不耐。也是,从来都静如止水的蓝忘机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就变得反常呢。

 

他又在期待些什么呢。

 

调整了一下呼吸,魏无羡也从卧室走了出去。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小男孩,面庞白皙精致,一看就是蓝家人的特有面孔。小孩正在喝一杯水,见他出来,眼睛亮了一下。

 

“……魏前辈!”他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写满了欣喜,甜甜地笑了一下,“你好,我是蓝思追。”


21 Jul 2016
 
评论(7)
 
热度(268)
© 三年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