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好看也不有趣
 
 

【忘羡】有意02

※现代设定

※前文01




02

 

 

 

周日晚上聚会的时候,魏无羡是被江澄拖着拽着从医院里拉扯出来坐上车的。

 

拖拽过程中魏无羡叫得惨绝人寰,极其聒噪。虽然吊了一晚上液体,烧基本上是暂时退下了,但身体还是软绵绵的,反抗挣扎起来还是有点力不从心,于是魏无羡就拼死扒着病房的门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声泪俱下地跪求江澄不要把自己带走。

 

“澄澄……澄澄你听哥哥说,哎我操别拽了啊啊啊——”

 

“闭嘴吧,吵死了。”

 

江澄皱着眉一脸不忍直视他这副赖皮样子的表情,手下力道不减,提溜着衣服后领就把人拉了起来:“人家都已经到了,你还在这里磨叽,丢不丢人。”

 

“我不管,我不去,不想去嘛……”魏无羡死缠烂打,“我这还发着烧呢,老同学聚会多盛大一事啊,我得等病好了精精神神的再去,听话。”

 

江澄冷哼一声:“多盛大?昨天你发烧晕倒在你店里,还不是人家蓝忘机把你带到医院去的吗。那么狼狈的样子都被见过了,有什么抹不开面子的。”

 

魏无羡:“……???”

 

昨天?昨天晕倒过去之后不是江澄把他带医院来挂水的吗?自己醒来之后看到的就是江澄那张又臭又黑的脸,刚睁眼就被人数落了一顿,怎么又关蓝忘机什么事?

 

魏无羡这边还处在当机状态,门也不抠了,江澄正好把人拽走。

 

直到被人塞进副驾,魏无羡还在发愣中,而对方显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常,黑着一张脸凑过来帮他把安全带系好之后,踩着油门就冲了出去。

 

路上魏无羡倒是听话地不再闹腾了,被安全带勒着的厚重棉服下的身体有些发虚汗。刚刚的一阵挣扎费掉他不少力气,这会儿静了觉得有点累,头一歪面向窗外,难得安静地眯了一会儿。

 

 

蓝曦臣订的聚餐地点离市中心有点远,但环境幽静,气氛也很不错。车开进庭院的时候早有人出来迎接,停顿好之后由服务生一路带进了包间。

 

“喂,下车了。魏无羡!”

 

一路上安安静静没说话的人正靠在椅背上浅眠,眼眶下有一层淡淡的暗青色。大概是昨晚输液,折腾一宿没睡好,江澄喊了几声他才转醒,揉着迷蒙的睡眼从座位上坐直了身体。

 

江澄张了张嘴,难得感到有些局促,犹犹豫豫地道:“待会儿见到人,你……”

 

“我什么呀,”似乎是睡饱了,虽然仍是一脸疲态,那个人却眯起眼睛露出了一贯神采飞扬的笑容来,“老同学聚会嘛,谈谈往事叙叙旧,展望一下未来,过往云烟都消散,一根烟一口酒又是一条好汉。”

 

他率先转身跟着带路的服务生走了进去,开门的一瞬间,室内气氛正好人声鼎沸,掩盖住了身后一声极浅的叹息声。

 

 

然而事实证明,对于魏无羡这号人物,一切矫情做作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进门之后,魏无羡一见到蓝忘机就眼睛一亮,接下来整个人都仿佛粘在了对方身上一般。后者也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尴尬或不妥,好像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次同学聚会一样,淡定地在桌旁坐下。

 

“蓝二哥哥,我们又见面了。”魏无羡笑眯眯地打招呼。

 

蓝忘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嗯。”

 

卧槽!这是什么修罗场?!

 

坐在圆桌的这边,江澄死死捏着筷子努力抑制住自己冲过去把对面那人从蓝忘机身上撕下来的冲动,恶狠狠地抿了一口水。

 

菜上齐之后,简单地碰了杯,大家都是熟人,也没有什么拘束,三三两两笑闹着开始夹菜吃。

 

“二哥哥,你吃虾吗,羡羡给你剥。”

 

魏无羡双手带着一次性手套,笑得眉飞色舞,丝毫没有身为一个病人该有的虚弱。面前的盘子里散着几只红彤彤的虾子,而他也并没有等身边的人是否回应,自顾自地飞快剥好了一只,然后放进了蓝忘机面前的小碗里。

 

“快尝尝!这麻辣虾还蛮好吃的。”

 

蓝忘机持筷子的手微一动,转而夹起面前碗中的那只虾,安静地放入自己的口中。

 

“怎么样怎么样?”魏无羡侧着身子,期待地看着身边的人,面上的表情毫无破绽,仿佛真的只是在等待对方的评价。

 

那人细细咀嚼后才吞咽下肚,用纸巾轻轻擦了一下唇边并不存在的油腻,轻轻地开口:“好吃。”

 

魏无羡笑得更开心了,再接再厉又剥了起来,连虾线也体贴地都挑掉了,小山似的都堆到了蓝忘机的碗中。而对方也是来者不拒,安安静静享用着碗里不断堆起来的虾仁,一口一口细嚼慢咽。

 

这气氛真的太诡异了。

 

不知情的人只觉这一幕久别重逢好友相聚的场景真是温馨,知情者如江澄恨不得戳瞎双眼看不到眼前的一切。

 

直到有一个人打破了这一场面,且如春风化雨一般,极其自然地融入了进去。

 

坐在靠上些位置的蓝曦臣端起杯子,笑吟吟地开口:“无羡,好久不见。”

 

“啊,蓝大哥,”魏无羡应了一声,摘掉手上油腻腻的手套,取过纸巾简单地擦了几下指尖,“真的很久没见了,多谢你组织这次的聚餐啦。”

 

他顿了顿,笑着摸了摸鼻尖:“而且,麻辣虾味道不错。”

 

半开玩笑的语气惹得席间一阵轻笑。蓝曦臣从座位上站起来,绕过几人,径自走向魏无羡。同桌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逐渐收敛了笑声,一时间气氛安静了下来,几十道目光都随着这二人转动。

 

“我和忘机这次回国是打算常住的。本家还有一些小辈在国内,上学工作的事情还需要忙上好一阵,到时候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不会客气。”蓝曦臣微笑地道。他不饮酒,握着茶杯的手骨节分明,秀气修长。

 

魏无羡嬉笑着接道:“哎呀,蓝大哥有需要我当然义不容辞。只不过你们这些人又是海归又是名牌大学毕业,文凭身份都闪闪发亮,我一个既没文凭也没背景的小人物,实在谈不上帮忙二字。”

 

蓝曦臣莞尔:“二十岁过半就有了自己的酒吧店面,分店也开得到处都是。年轻有为,随性潇洒,我才是该惭愧。”

 

他语气温和,微微扬了扬手中的杯子。魏无羡眯起眼睛笑了一下,不再回答,而是站直身体,端起了酒杯。

 

坐在对面的江澄动了动,终于还是没有阻拦。

 

“七年前,发生了很多事情,”蓝曦臣握着杯子的手指不自觉的轻轻滑动摩挲着杯沿,缓缓地开口,“忘机刚刚高考结束,本该是未来一片光明的时候,却不得不面对接下来一片惨淡的乌云密布。”

 

身后传来一丝轻微的响动。魏无羡背对着蓝忘机,没有转身。

 

“我知道,”魏无羡有一瞬间的出神,下一刻就又换回了游刃有余的表情,“青春的片影都是狗血到狗肚子里的剧情,没什么,不过是年少轻狂。”

 

蓝曦臣的目光几不可查地微微颤动了一下。他似乎是叹息了一声,最终还是选择绕开这一话题,继而笑着举了举茶杯:“以茶代酒,我敬你。”

 

“敬年少轻狂。”魏无羡举杯,笑意不减,一饮而尽。


19 Jul 2016
 
评论(5)
 
热度(242)
© 三年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