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好看也不有趣
 
 

【忘羡】有意01

※现代设定

※不定期更新

 

 

 

01

 

 

 

“蓝忘机上周回国了,你知道吗?”

 

周五晚上和江澄通话的时候,那人状似无意地淡淡地提了一句。魏无羡捏着易拉罐的手指不易察觉地紧了紧,在下一瞬间又放松下来,把啤酒送到嘴边灌了一口。

 

“哦,”他应了一声,想了想觉得不太自然,又讪讪地补了一句,“咱们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来着?”

 

“高中毕业聚餐。”江澄用肩膀夹着手机在那边无声地翻了个白眼,手指没停歇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哦。”

 

一时无话,听筒里交错着二人起伏的呼吸声和江澄敲键盘的声音。魏无羡没来由觉得有些烦躁,顿了一顿,随便找了个话题:“你那边干嘛呢,噼里啪啦忙成那样。”

 

江澄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停下打字的动作拿下手机:“姐和金子轩这周末要带着金凌来,我联系爸妈呢,问他们这周末能不能回来。”

 

魏无羡嘿嘿笑了一声:“那我这周就不去你那了。江叔叔虞阿姨最近怎么样?”

 

“没事,出去旅游了,呆在家里老吵架,”江澄单手敲下最后一行字,关了聊天窗口,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脖子,“周末没人管你少喝点酒啊。”

 

魏无羡被噎了一下,有些心虚地放下了手里的易拉罐。听筒里又传来江澄断断续续的唠叨,语气不善颇具讽刺,他却扬着嘴角听得很开心,时不时再回呛几句,逐渐就忘掉了刚刚有些尴尬的气氛。

 

挂电话的时候,那边迟疑了一下:“……蓝曦臣说周日晚上要聚个餐,之前同校的那些都去,让我通知你一声。”

 

“……”

 

“不许当缩头乌龟。”

 

“……哦。”

 

之后江澄毫不留情干净利落地挂了电话。

 

 

魏无羡抱着那半罐啤酒坐在阳台上发了一晚上的呆。冬夜凉,窗户还半开着,第二天他就荣幸地发了烧。拖着疲惫的身体挪进酒吧里的时候,把站在吧台里的温宁吓了一跳。

 

“……魏先生?”他苍白着一张脸,有些紧张地小跑过来扶住那个看起来随时像是要歪倒的人,手足无措地道。

 

“嗯……没事,不用管我。”皱着眉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声音隔着口罩闷闷地传了出来,魏无羡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轻轻挣开了温宁的搀扶。

 

就近随便拉开一把圈椅把自己摔了进去,有了支撑的身体这才感到好受了些。温宁早就跑进里间帮他找药去了,魏无羡哼哼唧唧几声,把头埋进身后的靠垫里揉巴了几滚,觉得舒服了,才懒洋洋地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半靠在椅背上,蹬着马丁靴的双脚伸直交叉搭在了前方的矮几上。

 

他眨了眨熬夜一整晚而有些酸涩的眼睛,眼球在眼皮下方艰难地转动了一下,快要爆掉的痛感让他忍不住低低抽了口气。

 

 “啊——我要死了。”魏无羡吊着沙哑的嗓子呻吟了几句,却没得到回应。白日酒吧里的客人本就少得可怜,也没什么服务生注意到他们的老板正可怜巴巴地缩在这个昏暗的角落。这个灯光几乎照射不到的地方让他突然腾升起一股隐秘的快感,似乎在这儿就能够肆意地宣泄且不会被人发觉,阴暗的光线会遮盖掉所有本因为胆怯而不敢暴露的一切。

 

他吸了下鼻涕,似乎是被病症所感染,竟然真的就觉得有些委屈了起来。

 

七年,一个毫不犹豫从自己生命中抽身离去并被他以为永远也不会回来的人,将要重新进驻他的人生,而他甚至找不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拒绝。

 

过往种种,很多事情模糊不清,很多事情却又莫名被记得深刻。

 

正门口处传来隐约的人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魏无羡陷在无穷尽的小情绪中无法自拔,他努力睁着酸涩不已的眼睛,暗自腹诽着温宁怎么这么慢这么慢还不送药来要耗到给我收尸吗。

 

意识变得有些混乱,脑袋也开始昏沉起来,眼睛却一眨不眨,出神地盯着某一处看。直到耳边传来略显急促的奔跑声,之后是一片人声嘈杂,再之后四周忽然就安静了下来,静谧之下显得某一串沉稳坚定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接近。

 

“温宁?快给我杯水,要渴死了……”魏无羡施力想把逐渐下滑的身体撑起来却徒然,四肢酸困没什么力气。恍惚间他抬起头,在已经有些模糊的视线中隐约辨别出一个人影,紧接着扑面而来的是一阵幽冷檀香。那香气浅淡难觉,几乎要融混进空气中,却偏生熟悉得很,午夜梦回时曾经出现过很多很多次。

 

 

“……”

 

他挣扎着发出一声嘶哑的气音,紧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18 Jul 2016
 
评论(15)
 
热度(378)
© 三年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